REN

丟一些自己滿意的短寫。
Pixiv:id=1646957

初期刀

看到極化的斷刀臺詞,我才明白他一直糾結的不是正仿真偽,而是有沒有身為個體以及被擁有的資格

暴哭

2018-08-21

腦洞

睡衣教室的姊妹篇。


“出手必死殺無生”、“惡鬼羅剎”、“究極不良”。
在殺無生自己意識到之前,這類的評語已經像影子一般緊跟著他,而且甩都甩不掉了。
殺無生也曾思索過原因,他想,也許是他尚來不親和的眼神跟臉色有關,再加上從小浸溺在劍道內的習慣,導致他的周身姿勢與氣氛都較常人一板一眼。

「為什麼幾個男人一起欺負小動物,這是很了不起的事嗎?」
殺無生把被他抓住的國中男生扔到一邊,手插在褲袋內冷著臉問。
在一圈人退開內的小奶貓傷痕累累,胸膛羸弱起伏著,像下一秒就能斷氣。
「是……是、是東離的殺無生!」
「咿呀!請饒了我們!我們只是覺得很好玩嘛!」
「哇啊啊!救命啊!救命!」
眾人作鳥獸散後,殺無生脫...

2018-01-02

怕忘記所以寫下來

我家的niki也要穿羽織

(石商)

2017-08-12

梅雨

藥研和青江一人拿著一籃洗好的衣物走進室內曬衣場的時候,看見山姥切蹲在昨天晾上竿子的整排白色布料下,看著門外的陰陰雨景發著呆。


「哎呀,真是奇遇。」「山姥切老爺,在這裡做什麼呢?」

將蓋住打刀頭臉的被單與衣服掀起來,山姥切抬頭意識到自己毫無遮蓋的剎那,通紅著臉奪走脇差與短刀手中的白布,把自己裹回一個掃晴娘。

「最近,都乾、乾不了……」打刀嚅囁著解釋他為什麼躲在曬衣室內,可是另外兩人並不搭理他,而是一左一右分頭進行他們今天的分內工作。


「啊~山姥切爺是在說這兩天的梅雨吧?大將這一兩次回來時,邊叨念著好熱之後,雨就開始下到現在呢。」

「是呢,就算久久才回來一趟,人類...

2017-06-08
1 / 9

© R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