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N

丟一些自己滿意的短寫。
Pixiv:id=1646957

怕忘記所以寫下來

我家的niki也要穿羽織

(石商)

2017-08-12

梅雨

藥研和青江一人拿著一籃洗好的衣物走進室內曬衣場的時候,看見山姥切蹲在昨天晾上竿子的整排白色布料下,看著門外的陰陰雨景發著呆。


「哎呀,真是奇遇。」「山姥切老爺,在這裡做什麼呢?」

將蓋住打刀頭臉的被單與衣服掀起來,山姥切抬頭意識到自己毫無遮蓋的剎那,通紅著臉奪走脇差與短刀手中的白布,把自己裹回一個掃晴娘。

「最近,都乾、乾不了……」打刀嚅囁著解釋他為什麼躲在曬衣室內,可是另外兩人並不搭理他,而是一左一右分頭進行他們今天的分內工作。


「啊~山姥切爺是在說這兩天的梅雨吧?大將這一兩次回來時,邊叨念著好熱之後,雨就開始下到現在呢。」

「是呢,就算久久才回來一趟,人類...

2017-06-08

523 KISS DAY

捲殘雲記得昨天他和大哥決定露宿山野後,狩雲霄手腳麻利打下兩隻鳥,吩咐他生火烤熟後,兄弟倆湊合吃完,就在火堆邊睡下了。

天氣不冷,所以這樣一晚沒什麼辛苦的地方,等捲殘雲被陽光逗開眼睛,他好不容易才迷迷糊糊發現大哥不見蹤影。


又被丟下了。

狩雲霄總是天未全亮就先走一步,捲殘雲每一次都費盡辛苦才能追上大哥的屁股後面,看樣子這次也沒有例外。

青年嘆氣,自動自發扛起長槍打算先下山再重新找尋狩雲霄的去處,此時草叢騷動,鑽出一個人來。


「你怎麼還在拖拖拉拉的?捲。」


「嗚……我才沒有拖拖拉拉的,還不是大哥你每次都……丟……」

長槍滑下手還敲到自己...

2017-05-24

K&LW

K

LW

兩輛腳踏車

2017-04-22

式神<小番外>(又叫阿威的梗XD)

中間想寫卻塞不進去的小故事。


一、
    
捲殘雲在思考著怎麼找出銀牙的『名』時,不料寫在白紙上的銀牙兩字,叫出今日是一身春色狩衣的式神。

「唔欸欸欸欸!居然跑出來了!」
蘇芳色單衣襯透過淡紫的狩衣像門簾外剛綻放不久的一串串紫藤花,式神意外的現身讓捲殘雲看呆了。

他伸手摸摸狩雲霄的衣裾,手卻直接透過衣影,他一愣,順藤摸瓜往籠手、髮絲、臉頰去碰觸,都只摸得著春日的冷冷空氣而已。

「哎?不行?為什麼?」
當捲殘雲還搞不清楚狀況的時候,臉色微赧的式神兩袖一抖,消失蹤影。
     
二、
   ...

2017-04-09

式神<下>

事情得從他們的眼睛都完好的那時候說起。


那天,捲殘雲接受委託,出訪美濃國去替一戶被鬼怪所困的富有人家舉行拔楔。當時的捲殘雲,已經不算個師出茅廬的菜鳥,而是名能獨立處理大部分陰陽師作業的獨立男子。

但是,只要一遇上能出門遊山玩水的機會,他總會設法叫出銀牙,帶上祂以充當護身符的名義,想藉此跟祂有多相處的時間。

狩雲霄倒是沒有意見,畢竟式神的任務之一就是得乖乖遵命。


而說回那天的美濃山路,他們結束工作後,接受主人好意度過一宿,隔天翻山過嶺,經過一塊大石頭時的瞬間,狩雲霄立即現身擋在捲殘雲面前。

以為又有妖怪來襲的捲殘雲先是吃驚,接著定晴一看,前方有一名全身佈...

2017-04-07

式神<上>

捲殘雲其實不太想成為一名必須時常入宮的陰陽師。在他看來,家族周遭的人們,包括這整個世界,除了那名大名鼎鼎的安倍晴明以外,所謂的陰陽寮官員,就是些胡謅吉凶惡煞,再向上討宮裡人歡心的職業罷了。今天宜沐浴剪髮;那日不宜在哪過夜,滿口死腦筋的傳統老頭們。

他想不透,為什麼連換季的夏冬衣物也必須得照日子一步步來呢?像門簾子熱了就脫、冷了就穿不是一樣的事嗎?


但是陰陽之術就算能驅邪避煞,仍然改變不了捲殘雲的父親亡故的事實,他就是在父親的病榻前,見到那一名式神。

從掛在房內的無弦和弓浮現飄飄淺影,枯葉的褐黃色單衣透襯雪白狩衣,是一副冬日狩衣的男人模樣,右臂穿戴著射箭時用的籠手,所以,捲...

2017-04-05
1 / 9

© R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