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N

丟一些自己滿意的短寫。
Pixiv:id=1646957

左眼<視野續>

※謝謝<視野>那篇喜歡跟推薦的朋友

※還是叮嚀一次這系列是斷頭的^^; 不過還有兩短篇會貼上來

※拉神亞住的山,藍本是長野縣信州


題源:From.34° 傾斜角

http://ww2.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li_homo/100082935/index.asp


亞連每每想起他與瑪那遭山賊襲擊的那天,他就不由自主地充滿罪惡,深深感覺到。那一頭白髮果然是被詛咒的象徵。


不久前,他們由中山道來到名稱為瀧的山內村落,比預料中更多的居民分佈在一面比一面高的山壁間。沿著最寬闊的水源走,瑪那和亞連輕易地找到了村落內的人群集散處。

在驛站進行了賣藝。有著珍奇外貌的藝人博得了民眾極佳好感,在聊開來的熱心居民指點下,亞連他們知道了山的另一邊,還有名叫稻垣的繁榮市集。恰巧秋季已近,市集的舉行日近在眉睫,若能趁那時趕往賣藝,應當能收穫良多。


亞連熱切向瑪那勸說,不回中山道繼續往別地走,改為跨越這座山。


『不行,你忘記那人也有說,從瀧翻越山頭太危險了,幾乎沒有住家不說,山賊還異常猖獗,要安全穿越的機率太小了。』

『可是,既然他們可以從瀧到稻垣去賣漁獲,那就表示不是沒有辦法啊!』


瑪那拗不過亞連,明白小孩子的玩心重於任何事情,最後還是點頭答應了アレン。


跟位在半山頭的瀧不同,另邊位於山腳、更靠近中山道起頭的稻垣市集,其熱鬧程度根本不是小村落的瀧可以相比。

身為臨山又偏遠的稻垣,吸收了附近一帶的客源,唯一的大型市集,在秋收的季節,其人潮流動的量非平常所可比擬。亞連來到稻垣後,整個人就像脫韁的野馬,賣完藝的那下午,拉著瑪那瘋狂玩耍。


當時瑪那雖無奈、仍止不住一臉寵溺的笑盈盈宛如暖陽,那模樣亞連永遠也忘不了。

因為亞連從未想過,那一幕在稻垣的慶典之夜成了終結。


在夜市外圍的樹叢小徑,亞連被一股無可名狀的猛力給吸入陰暗的夜色。瑪那反射地立刻追入,若當時有人,在他看來,也許會以為是兩人同時被拉扯入一般。

瑪那看清四周後才知道,是趁著紛鬧夜市想打劫路人的地痞流氓,他想不通為何會挑看起來只想是路過此地的落魄旅人下手,但時間不容許多想,亞連正被支匕首指著脖頸、他四周則是藉由間接灑入樹林中的細碎月光,佈滿了亮晃晃地刀尖。


「瑪那…!」亞連被突來的狀況逼嚇得眼眶泛淚,但瑪那看得出這跟著他流浪好些年的孩子還在試圖鎮靜。

好孩子,瑪那很想這麼稱讚他。

瑪那不敢太大動作的觀察了左右兩邊,是絕望的嚴密包圍。「各位大人,我們父子倆身上的錢,只帶足了方才在夜市玩樂的子兒,雖然所剩無幾,但望求寬宏大量的大爺們行行好,錢給你們,放了我兒子吧!」

瑪那將懷襟內的錢包取出,丟到離盜人們較遠的泥地上。


「哼!痴人說夢話嗎?你以為我們不知道你是賣藝的,今天才剛從瀧賺到稻垣來哩!」

人圍中有一邊發出了嗤笑與發話,順利引起周圍的此起彼落的哄笑。那人趁此有了膽量,繼而滔滔不絕的繼續發聲:「老大還說了,羊養肥點、宰了才好吃,所以才讓你們平安無事過了中山道,不然哪這麼簡單讓你們大搖大擺悠晃過老子們的地盤?」


「囉哩八唆!這個蠢材、死娘們兒!」

被踹的聲響與慘叫來自發聲的方向。亞連見機就掙脫了箝制跑往瑪那,不管施暴者還在滿嘴穢言地叫罵些什麼,但人在逃開的同時,刀子也追到人並劃了他幾來下。

「亞連!!!」瑪那邊護著投入懷裡的亞連,一邊徒勞地閃躲著周圍更逼近兩人的刀尖。

「瑪那──!」亞連未變聲的稚嗓嘶喊尖叫。

方才還在怒斥的施暴者,已鬼魅似的來到他們身邊,低沉沙啞的命令顛顛傳入他們耳殼:「不管是腰帶、鞋內鞋底、衣領前襟,內衣內褲,有可能藏錢的地方全給我扒下,要一乾二淨,一個子兒都甭給我放過,不然下場就是跟那死娘們兒一樣。」


嘍嘍們不敢吭一聲大氣,動作迅速地依令包圍住瑪那與亞連。

就著零落的月光,亞連最後看到了山賊們的小腿後,剛剛下命令的人獨自往瑪那的錢包走去,連彎腰都嫌懶的以刀將布縫錢包戳撈起,打開錢包將錢幣倒出,然後將錢包扔丟一邊,呿嘖了一聲走了。


亞連被其中一人發現了目光,他惡狠狠地罵了聲:「看什麼看, 是你能看的嗎?」
亞連的左眼就被劃了一刀。亞連沒哭,倒是瑪那發出哭泣似的一叫,撲起身,將劃傷亞連的人猛然地推往樹幹,奪過刀子捅了人一刀。


「亞連,快走──!」

瑪那在被山賊淹沒前,喊了這一聲,像洪亮鐘聲般,驅使亞連意識昏沉地撇下瑪那,顫抖地沒命狂奔。


***


拉比解下重點纏繞在瑪那左眼的綁帶,以清水清理剩餘敷料後,久違地接觸新鮮氧氣處帶來一陣清涼。

亞連眨了眨眼皮,當天的利刃像隻畫筆,自左額筆直畫下至上顴了一道細疤,新生肉芽在完好的照顧下收斂得極好,但這道疤痕卻消失不了。

拉比臉上的歉疚,亞連光用一隻眼也看得見。亞連搖了搖頭,笑慰拉比:「不要在意,我認為這樣很好。」他真心地這麼想。


優手按上了拉比的肩,只是與拉比一同默默看著亞連臉上坦然的笑意。


左眼<完>


评论
热度 ( 7 )

© R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