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N

丟一些自己滿意的短寫。
Pixiv:id=1646957

[練習]2014 3-8月 T&B rising衍生(雜)

1. 吊帶→姬初姐妹篇(設定同)


2. 821衍生↓


3.

巴納比想,該怎麼做才能解開虎徹的心結。


『我不怪你、分道揚鑣、錢與英雄』,他感覺到自己和男人之間的隔閡,一定不僅是剛才的三言兩語這麼簡單。最重要的事情就直接四兩撥千金,用輕挑的語氣掩飾,悶在心底不肯說。他真的被信任著嗎?真的是因為無法扭轉的年紀落差,使得虎徹不相信他嗎?


總是犧牲自己去成就他人,可是──......。

從公司回到家的巴納比看著黑暗又空曠的房間,嘆了一口氣,又關上了門。


用備鑰打開青銅區的公寓大門,巴納比放緩腳步,一聲不響地摸黑登上虎徹家裡的樓中樓。

男人側身躺在床上睡得正沉,在床沿邊落坐,巴納比的手指劃過虎徹洗過頭後的蓬鬆髮絲。


「回到家也見不到您,您連住的地方也要跟我分開嗎?真是個過份的男人呢,虎徹先生。」


棉被發出沙沙聲響,虎徹把自己裹得更緊。

「抱歉......,一直瞞著你換人的事。」


到底要怎樣才能夠清楚地告訴這個男人,正因為是他,告訴我你不再是一個人,所以,我也永遠不會再撇下你獨自離開。


薄紅鏡片之後,巴納比用極深極沉的眼神盯著躲著他的虎徹,良久,他隔著被單對虎徹烙下親吻:「隨您喜歡吧,大叔。」


放開指腹下又開始摜緊的棉被,巴納比安靜地離開公寓。


4. 獅子試寫練習


和施耐德講完電話後隔天,依照口頭約定,萊恩一出海關後,立刻直奔阿波羅影視公司去簽約。新老闆身旁公事公辦、講話語氣沒有起伏的秘書,和他溝通了在晚宴上要如何介紹他的流程,壓軸與驚喜的位置頗合萊恩的喜好。他不管走到哪,都有充分自信掌握一切,所以出色且奪人眼球的登場讓他很滿意。


「反正當天我人會到就對了,其他的麻煩事就隨便你們想怎麼搞就怎麼搞。」

將墨鏡拉上頭頂,萊恩抽走施耐德桌上要讓他暫時落腳的酒店名片,對新老闆應付幾聲基本的寒暄,就直接昂首闊步打開辦公室的門。


「酒會前,請至少記得把布魯克斯先生的介紹看過,歌德先生。」

「了解~了解~。」


萊恩重新戴好墨鏡,往公司大門走去準備離開,走廊前方,朝萊恩迎面走過來四名男人,每個人身上都戴著跟他剛才領到相同的職員證,萊恩和他們錯身時,除了對其中一名臉蛋特別英俊的男人留下印象外,就只剩下聽見那四人中特別亢奮的黑髮男人,不停叫著兎子兔子。


『什麼鬼啊?』

萊恩並沒有太在意,不過當他在酒店內洗完澡,在房間內點開新搭檔的文字與影片資料後,他馬上明白自己幾小時前巧遇了什麼。


巴納比‧布魯克斯‧二世,跟那個即將被他取代位置的男人。


萊恩打著赤膊,擦著濕漉漉的金髮,坐上鬆軟舒適的沙發,萊恩的寵物爬過扶手,踩上大腿上的浴巾,立刻就被主人托上肩膀,迅速圈上主人光裸的頸子,與他親暱地相依偎。


影片中的紅色身影俐落地跳上陷落一個大窟窿的屋頂,沒有多餘動作,冷靜且高效率地逮住皮包賊,無論是能力或身手,都是個放在二軍太過浪費的逸材。

萊恩刮了一聲口哨,指腹輕撫著寵物,露出期待的笑容:「幹得不錯嘛,二世小弟。」



萊恩喜歡矚目,如同他能操縱重力的能力,人們也終究會被他征服,繼而一個個都跪伏在他的面前。

當他在這座城市風光登台後,底下一片沉默與質疑的氣氛也沒令萊恩退縮。

他很明白人們念舊,所以接受改變的速度總是沒這麼快,而這就是他與平凡的大眾不同的獨特之處。


他信奉功利、金錢主義,他原以為英俊的新搭檔會答應回到一軍,至少在某方面跟他理念契合,所以,當巴納比衝著他喝令閉嘴時,很難得被命令的萊恩忍不住覺得有趣。


之後,被大眾所叨念的人出現,替施耐德與他解除了僵持場面,萊恩默默看著乖順跟著大叔走的巴納比。就算看到現在的線索不多,也足夠萊恩拼湊出前因後果。


真無聊哪。適者生存是貫穿自然與世界的道理,弱者在競爭中被汰換,而念舊的人無法接受改變。

這種模式萬年不變的肥皂劇,沒想到有一天他也能親眼看見。

不過無論如何,這些都對他沒有影響。

萊恩一笑置之。



5.輕微兔←楓

「因為剛才一陣混亂,沒有仔細注意。小楓妳落單時沒有哪裡受傷吧?」

脫下頭盔,露出一頭濕潤金髮的巴納比在小楓面前蹲下,溫和的綠眸對她微笑。

救護車到達後,四周越來越吵鬧,可是小楓卻渾然不覺,因為接近,她更看得出巴納比那張精雕細琢的臉連毛孔都快要看不見。不只見到面,還能和心愛的偶像說到話,小楓開心地紅了臉,發現自己呼吸紊亂。

「沒…沒有受傷,奶奶跟伯父也是。」

「那就好。」


巴納比燦爛笑開後,小楓覺得她整個人快融進裡面。光是看到巴納比溫柔的笑容,就夠小楓心情好上一整天。

「兔子,先過去讓醫生檢查,沒問題的話,只要把現場處理個大概我們就可以先暫時解散。」

「好。」

虎徹低頭摸摸女兒的頭,還套著機甲的手抹去小楓臉上的塵埃,還戴著眼罩的父親對女兒再一次因為工作愧疚地道歉,小楓哼了一聲,露出自己寬大體貼的驕傲笑弧說才輪不到笨手笨腳的父親擔心。


「快點去忙你們的,不用管我,我很好。」

巴納比和虎徹看了小楓一眼,又看了彼此一眼。

「我們走吧,虎徹先生。」

「哦!」

小楓目送他們離開,靜靜獨自回味一瞬間,那兩個人由熟悉的平常表情轉為認真的態度。

「果然超帥啊!」

小楓打從心底這麼認為。







6.

奮戰了一整晚,七大企業的巨頭們一致讓英雄們休滿整天假,隔天再回嘉年華會場去幫忙清理廢墟。

從回公司的路上開始,巴納比就開始不由分說駁回虎徹任何要求。


換車位?不行。

去喝酒?不行。

回青銅區?不行。〈都多久了您還想繼續跟我分居?〉


不做愛好嗎?

當然不行。


老男人憂國憂民的思考方式,巴納比已經徹底受夠了,既然扭轉不了扎根到血液與骨子裡的悶不吭聲,那只好另外想想辦法。

重新找回搭檔的優等生下定決心,下一次在虎徹那張嘴開口講話前,先把情勢扭轉成對自己有利的方向就對了。


這麼轉換想法後,頓時覺得壓力散發掉許多,巴納比落下一連串的親吻到床上被他快脫光衣服的戀人臂膀。削短髮尾所露出的後頸性感得犯規,虎徹拱起肩背,白色內衣被捲到頸邊,曝出的飽滿肌肉與細碎傷疤仍然是巴納比熟悉的模樣。


兩個人一起選購的衣服,已經用柔軟劑泡過,曬乾吊在他的衣櫥裡等著替換。

所以。


「您再拒絕幾次也沒用呦,虎徹先生。」

巴納比在虎徹赤紅的耳廓邊呢喃著。


その後は滅茶苦茶セックスした。

(完)

评论
热度 ( 12 )

© R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