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N

丟一些自己滿意的短寫。
Pixiv:id=1646957

愚忠

※0523對姓名錯字、不妨礙內容的細節修正

※作者沒玩過刀劍

※塗鴉撩撥這段短打的罪魁禍首也沒有(這兩人到底在幹嘛)

※有參考一點點史料的妄想腦洞

※人物的稱呼問題一律省略


  pic  0524撤圖


「等......等等,這樣真的......唔...」

站在主人右後側的和泉守兼定和堀川國廣一起交換了為難與困擾的眼神,但是沒有人敢在鬼之副長研究刑求招數時吭聲過。

身體被五花大綁、肚腹朝上,半吊在大樑下。

長曾禰虎徹又被土方隨手撿的細木棍塞入嘴裡,已經連呼吸都開始凌亂急促。

「唔嗯唔唔──唔方......」

哼哼啊啊的聲音大概是在呼喚土方吧,為了減輕負擔,長曾禰事先褪下鎧甲與隊服的全身肌肉,隨時間流逝開始抽動與泌出濕汗。麻繩捆得很緊,在場者無一不是沉默,只有繩索隨著他偶爾因為緊繃得疲憊,產生晃動的沙沙聲。


「你可以下來的,只要你點個頭。」土方伸出手,輕輕抹去長曾禰虎徹的冷汗,在耳邊輕喃:

「身為近藤先生的配刀,這種程度如果連你都忍受不住,我相信也不會有任何一個俘虜或奸細能受得了這種酷刑。那麼,他們肯定會把影響生死的秘密們,一句不漏地吐出,不會讓近藤先生與組內的隊友們陷入危機,而我們便能高枕無憂。」

土方低柔的嗓音就像在安慰與稱讚長曾禰虎徹的毅力。但是話中意思卻讓現場幫忙的隊員與和泉守他們打個冷顫。

「話也不能這麼說吧…...」

「土方先生真絕。」

「就這樣把整組人的生死責任全部壓在他人身上......。」

反倒長曾禰沒對土方的話產生一絲畏懼,他因為土方口中提及的近藤名諱,被勒出的眼淚又消失無蹤。


「我再問一次,你想下來嗎?長曾禰虎徹。」

即使盈滿痛苦的澄金色雙眼也沒有顯出半分質疑,針對問題,他向土方閉上眼皮。


所有的人對這反應不禁咋舌。

在場唯二沉默的和泉守握緊拳頭,堀川則是抿起嘴唇。此時,土方連頭都沒轉就要堀川將準備好的東西交給他,他照辦了。

土方接過用長繩拴好的沉重鐵球,利索地掛上長曾禰的脖子,像屍體一樣被懸吊的長曾禰又是一陣難受的嗚咽,身軀像是一柄快折斷的刀刃彎曲,但這是那把長曾禰虎徹。

它不正因為歷經池田屋之役也不折不斷,才因此名聲大噪嗎?

『真是愚昧的傻子,就像它的主人同樣冥頑不靈。』
 忍不住別開視線的堀川心想。


(完)

只要講到近藤就像狗狗一樣說什麼做什麼的大哥好萌~~~~^Q^

虎徹:「土方桑,別開玩笑了,正因為我是贗品,所以很結實的。」(忠犬搖尾模式)

评论
热度 ( 8 )

© R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