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N

丟一些自己滿意的短寫。
Pixiv:id=1646957

明應九年四月九日

※雖然內文有嚴重的歷史線但非考據文、而且真的歷史太混亂了錯誤有可能、含大量各處(WB、neta屋、P站、nico、網路上、歷史書)看來的捏他妄想

※第一次寫niki , 其實沒有抓好個性的把握,盡量努力寫出心中的niki了

※給niki的生日賀文 ( 6/9 = 藥研通吉光生日真的很納得...柄ラー吃吃)

※山姥切國廣有登場的原因是因為他是我的初期刀...BUT我等等才要初鍛刀,所以還沒跟他很熟orz 如果之後比較懂他再來修正

※生賀(o 祭品(o , 為了聽說很好鍛+撈的短刀上祭品我也是拼了...orz

※是個織田組>粟田口戰隊的藥研沼民,但心懷粟田口は最高だぜ!的概念(?)

※是審神者視角但內文完全沒有主x刀要素








<明應九年四月九日>*1

 

 

藥研藤四郎見到房內的兩人後,遂一點頭,算是打了招呼:「大將,我聽山姥切爺說你找我有事?嗯?先坐下再說?」他乾脆地在涼爽的榻榻米上落座,盤起穿著黑色吊帶短褲的雙腿。

 

「想知道我的故事?沒想到你會對自己的刀身家調查呀?真是有趣的人呢,大將。」

即使遇上突如其來的問題,他也沒有慌亂或不耐,只是陷入沉思。

 

「最初的記憶,我也幾乎沒印象了。」

 

    「但是我們的生父──粟田口吉光,在兄弟們幼時就已經是一門顯赫有名的刀派……欸?你問國吉和吉光究竟是親子還是師徒?這問題等鳴狐叔父來時再問問他如何?」藥研微笑,接著說:「或許就基於這點名聲,我才會有榮幸和三日月爺、骨喰哥,五虎退他們一起陪伴在當時掌權的室町殿下身旁。」

     

說到此,藥研停口,與紫藤花同色的大眼不慍不火地透過細框眼鏡後掃過來。

   「大將─……。」語尾拖得略長,似是無奈又有些無謂:「你確定要繼續下去?『這些』並不是像那種可以記載在繪卷之類的風雅故事呦。……不無聊?就是想聽?呵,我明白了。」

    男孩重新盤好雙腿。「義滿殿下平日雖會攜帶我以便防身,但是一柄短刀能派上的用場,自然不如他的管領、家臣等人來得多。我很快就被賞給在明德之亂時立下功勳的畠山家族。這麼一想,說起來我從以前就和戰爭或戰鬥很有緣呢。」

    「其實我原本認為,我會像亂或五虎退*2他們一樣,作為武器,在主人手上無聲無息隨他終老。因為,那時的我還不知道人是貪心的活物呢。」

    他的兩眼直勾勾地望過來,但判讀不出想法。

 

    「貪心與野心,在我尚且懵懂無知的時候,就已是我最常見到的面孔了。然而,貪心與野心有些許不同,雖然它們同樣能驅使人類拔出兵刃相鬥,可是,貪心有時卻會招惹破滅。山姥切爺也這麼覺得嗎?」

 

    「那些……不關我的事情。」

    「也是。」

    藥研乾脆附和主人近侍的意見,並沒有因為自己的意見得不到迎合而有其他反應。

 

    「只是,那位大人因為想要畠山本家的證明,藉著應仁之亂挑起爭端了,對方十一萬兵馬,而我方加上細川家的同盟是十六萬軍力,雖有優勢,但是戰場上變化跟天氣一樣難料,最終也只能戰至議和。」

    藥研環視房間內的兩人一眼,便服的姿態使他身上除了瞳色,只剩極端的黑與白,尤其是露出衣物之外的病態膚色,跟房門內外的鮮明色彩顯得格格不入。

 

    「……名譽或聲望,是這麼重要的東西嗎?」

    他舒出一口氣後,續道:「畠山政長大人在之後又發生的明應九年戰敗,被過去曾經的同盟背叛孤立,只得切腹投降。」

 

    「那時芒種甫過。因為入夏,所以日漸炎熱。潮濕的梅雨又擾得河內寺內人人心浮氣躁。畢竟接下來要迎接的是死亡,就算是我,也不覺得那會是開心的事。」

 

    「也許是太多令人心煩的事了,那位大人無法一次就使用我順利自盡。在場的家臣中有一位老爺,不願意見到追隨的主人,在歷史成為連以武士身分堂堂正正切腹都辦不到的膽小鬼,站出來抽出他所攜帶的短刃,豪邁地刺向自己的腳背後,對主人說:「此刀鋒利,請用它切腹吧!」

 

    說到此,藥研笑開了:「現在想想,我覺得兩方心思有點意思。最後,畠山大人在盛怒之下,把我拋到角落,沒料到卻直接刺穿放在那裡的鐵製藥研。這便是藥研通吉光*3的名稱由來。」

    「雖然拜大將所賜,我現在能以人身的模樣出現在你眼前,但藥研藤四郎畢竟是一把無法選擇用來殺人、護人、主人的死物。過去有以“吉光之刃雖鋒利卻護主。”的說法來定義;抑或者視作擁有我們等同護身符,這種漂亮裝飾般的話,其實我並不苟同呢。」

 

 

    山姥切國廣點燃燈籠時,我們才發現天色已經暗下來了。

    戴著黑色手套的兩手一拍,藥研率先站起來:「哦,說故事也該適可而止呢。這些筆記是否夠大將使用了?……哈哈,還不到特地大費周章藏進山姥切爺的披布底下的地步吧?」

   藥研臉上屬於孩童的大眼歛細,紫瞳閃著惡戲與調皮的光芒:「不管時代怎麼改變,人類的壞心眼卻亙古不變。但我其實不討厭呦,接下來,兄弟們與我還必須仰賴大將了,我們好好相處吧?大──將!」

 

(完)

 

補充*

  1. 明應九年四月九日= 1493年6月9日 = 藥研得名的日期→也就是生日(前主忌日),考據提到這句超有道理,之前看到的時候就打算在6/9前擠出一篇賀文了(意外的是寫得很短…)

  2. 亂藤四郎=前主之一細川勝元(不過逼死畠山的是細川的兒子政元)、五虎退=前主上杉謙信

  3. 藥研通吉光 = <享保名物帳>(好像是江戶時出刊)中,有提到藥研通吉光好像在畠山事件(喂)前,就有被稱作藥研通吉光了,不過這不是重點,這裡以畠山事件當衍生線。


评论
热度 ( 5 )

© R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