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N

丟一些自己滿意的短寫。
Pixiv:id=1646957

[再構築]Mr. Kaburagi‧T‧Kotetsu <2011 BBJ生賀>

致 虎徹先生:

  您最近過得如何?我現在剛到達西方,剛才遇到好心人載我,讓我從借宿的地方搭了一段便車。

  這裡舉目所及只有空地,看不到車子,也見不到高樓大廈,離開休特爾比爾特,讓我感覺很怪,目前還說不上來是什麼。


「一個人也要記得好好吃飯。」

好。


「不要搞到七晚八晚才睡覺,很傷身體。」

我知道。


「錢帶夠嗎?保暖衣物之類的有遺漏嗎?」

夠,已經檢查過了。


「如果遇到危險,不要隨便就發動NEXT,關鍵時候才不會應接不暇。接下來我已經沒辦法在你旁邊支援了。」

真是......還是老樣子嘮叨,我又不是虎徹先生這種一頭熱的類型......。


「不准吐嘈。」

虎徹嚇阻似的伸手拍向巴納比的頭。巴納比雖然任由他拍了兩下,不過為了整理不易的髮型著想,還是抓住肆虐的虎爪拉下。

深冬對巴納比一向難熬,虎徹的手即使不戴手套也比他溫暖得多,有點貪戀溫度不想放手。


「你身體太冷了。」

虎徹皺起眉,將圍巾從脖子解開,套上已經穿得像蓬鬆雪兔一樣的巴納比頸項。

「不用了,我又不是小孩。」

見虎徹已經很單薄的保暖裝備又少了一項,巴納比欲解開虎徹的圍巾物歸原主,但被虎徹的手壓回阻止了:「沒關係沒關係!大叔活到這把年紀,唯一的優點就是身體健康、生猛強壯啦!」


「說得也是,不過既然已經是個大叔了,請更注意自己的身體。」

比虎徹多五公分高的優勢此刻發揮,巴納比靈巧迅速地將圍巾繞回虎徹身上。

這動作讓巴納比想起兩人第一次合作時,他被還不是很熟悉新戰鬥裝跟武器的虎徹,用繩索武器射中,結果再加上空有蠻力卻不使腦筋的虎徹使勁一拉,成了兩人愚蠢被綑在一起,還差點被敵人迎頭劈死的窘況。


「小兔子,你傻笑什麼啊?」虎徹抬頭,連疑惑都能擠出豐富表情的臉,這時撇了撇嘴、挑眉對他問道。


「不,請不用太在意。虎徹先生,謝謝你來替我送行。」

「幹嘛道謝?我一開始不是跟你約好了,要陪你到解決你的問題為止嗎?」

「說得也是。」

巴納比斂下長睫,浮起溫吞的笑。


我想,我也許還需要一些時間重新習慣,習慣單獨一人的時候。不過,一定不會有問題。

虎徹先生,很抱歉讓您延後了回家的時間。您的女兒是個聽話的好女孩,在你對她表示要待到我出發後才回去時,她的小臉流露出了依依不捨、令人心疼的表情。

我當下有股不敢說出口的罪惡感,那讓我覺得那表情,像是指謫我搶走了她的父親。

接下來的日子,請盡量多陪在您的女兒身邊。姑且相信我一次,身為子女,父母親能陪伴在身邊一起生活的時光,一定是比什麼都快樂的事。


  我想要成為更加接近虎徹先生的人,想要與您並肩而行,因為,現在只能夠看著您的背影。


「對了,路易斯先生,雖然有點突然,但你如果不嫌棄的話,我以前的上司,啊、他叫做班。他有英雄公司的就職經驗,我想他大概能幫上現在的阿波羅媒體一些忙。」


路易斯略顯訝異地看向病床上的虎徹,虎徹咧嘴指指小几上的報紙:「頭條刊這麼大,多少還是會注意到。」

巴納比目光轉向躺在桌上的報紙的商業版頭條。自從馬貝里克被狂徒殺害的新聞播出後,休特爾比爾特市的報章新聞都在熱烈討論相關消息。

馬貝利克兼任HERO TV與阿波羅媒體的CEO,其人在業界與其他產業的影響力幾乎與市長並駕齊驅。


巴納比知道接下來休特爾比爾特的運作會有一番變動,但是沒有深思。腦中被太多事壅塞住,根本沒想過身邊的事,而且也沒人要求過他分擔。

聽了虎徹的話,路易斯的臉色流露出一絲幾不可察的疲憊,此刻的模樣跟虎徹有接近的氛圍。

巴納比對路易斯的事情不甚清楚,也很少關心,只由本人手上的婚戒想過,路易斯先生也許已經成家。


「那麼,就麻煩你給我他的聯絡方式了。」

路易斯對虎徹說,虎徹微笑,立刻找了紙筆寫下一串電話號碼交給路易斯。

巴納比發覺待在這個空間,令他有些彆扭。


父親與母親去世後,一直至今的時光,到底算什麼?

馬貝利克到底將我的記憶攪亂到什麼地步,我已經沒辦法判斷,所以,我索性決定全部重來。我的人生,要由我自己構築。我想要突破以往被他人設下......不,自我封閉的囹圄。

我能辦到嗎?有時會閃過不安......  


「再見,虎徹先生。」

「啊啊、保重身體,兔子。」


機場廣播催促需要登機的旅客。

巴納比給虎徹一個告別的擁抱,想要拉起腳邊行李時,被虎徹的雙手捧住頭。

被虎徹的手掌包住,一時間巴納比動彈不得,只能詫異面對虎徹逼近臉龐的琥珀雙眼。


虎徹將額靠上巴納比的額,閉起黑色的眼睫:「不要擔心,搭檔。你會一帆風順。」

巴納比的眼眶像被風暴掃過,翠綠的雙眼,像深山湖泊,揉入雨後濃艷的茵色。

他闔上眼睫,緩緩放鬆肩膀的力道,像隻甫出生的仔兔。


結束這趟旅行之後,我會去找您,我想要親口告訴您......請先容我暫時保密內容。我已經開始覺得寂寞,過去自己一人渡過的時光,加起來的寂寞竟然沒有現在剛與你分開的強烈。你大概會說年輕人真沒耐性吧?

那麼就先說到這裡。


你誠摯的 好友

巴納比

 

 

(完)


评论
热度 ( 6 )

© R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