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N

丟一些自己滿意的短寫。
Pixiv:id=1646957

嫉妒

題源:同人創作百題、墨樊

2009的東西,沒有修改,下文也許讀起來會蠻僵硬的

如果可以的話↓


Who is wise and understanding among you? Let him show it by his good life, by deeds done in the humility that comes from wisdom. (James 3:13)
你們中間誰是有智慧、有見識的呢?他就應當有美好的生活,用明智的溫柔,把自己的行為表現出來。(雅各書3:13)
But if you harbor bitter envy and selfish ambition in your hearts, do not boast about it or deny the truth. (James 3:14)
如果你們心中存著刻薄的嫉妒和自私,就不可誇口,也不可說謊抵擋真理。(雅各書3:14)
Such "wisdom" does not come down from heaven but is earthly, unspiritual, of the devil. (James 3:15)
這種智慧不是從天上來的,而是屬地的、屬血氣的和屬鬼魔的。(雅各書3:15)
 


拉比喜歡觀察神田優。

以黑教團的資歷來說,神田與初來乍到的他不同,進入教團的時間似乎已經許久。
是個與外表有著相襯名字的男驅魔師。
以東方人來說出類拔萃、纖細美麗的臉龐、砍殺惡魔而浴血時,充滿純淨殺氣的雙眼、動作迅速俐落的傑出驅魔師。
日本國籍、十七歲。
拉比的大腦資料庫,如此顯示著他對神田的初步印象。

拉比和神田──在教團內成了ㄧ對特殊的組合。原因是從他們第一次合作出任務之後,開始在教團內廣為人知。

──居然有人敢直稱那個神田的名字。
沒錯,『那個』神田。

那個脾氣與優美外表完全迥異,暴躁又彆扭不已的神田……這是拉比在第一次吃了神田的六幻ㄧ記後,伴隨後腦勺的火辣辣疼痛,再度深刻體認地、更新腦中資料庫的新資訊。

即使六幻的苦頭從沒有輕過,相反只有越來越不留情面的增濃殺氣,拉比仍不知死活地喜歡以名稱呼神田。
「我說啊~優,有這麼美麗的名字卻不去叫它,不覺得可惜吶?」
拉比伸手扯了扯頭上的頭帶,語帶笑意卻無比認真地回答了六幻逼近頸間的逼問。

神田當下是否怒極反笑了呢?
拉比祖母綠般溫潤的單瞳對上了神田冷笑的黑色雙眸。神田回答拉比:「敢再叫我ㄧ次名字,就去死。」
拉比知道神田是認真這麼說的,他ㄧ向都如此認真對待眼前的事物。
惡魔也好、教團也好、在他生命許許多多的過客也罷。
他目不斜視,只顧著向前。

「好啊~我會努力地逃,別讓優殺死我。」
他就是喜歡如此的他。

神田瞥了一眼光明正大地再次直接無視他宣言的拉比。其實神田並無權力任意向教團一員揮刀,更何況又是兼具書人身分的拉比。
拉比是否仗勢這點而為所欲為,神田不得而知,再說比起他的目標,這點他並不在意。

這樣一來ㄧ往的情況,隨著次數逐漸增加,神田在拉比心頭就越佔有一襲之地。
最先發現這點的人是現任書翁,他保持著書人ㄧ貫的美德:保持中立;紀錄觀察。書翁對他的眼光有自信,自小便跟隨書翁四處旅行、紀錄大小ㄧ切,繼而成為書人後補Jr.的拉比,不是會輕易迷失自我的人物。

於是書翁保持著緘默。
情況在一年後有了改變,新驅魔師入團了。
他的名字叫亞連‧沃克。
 
書人不會放過發生在身邊的所有大小事。更何況亞連一入團就曾被認為是惡魔,還因此接了剛下任務,回到教團的神田給的見面禮──六幻的刀尖。

「哎~阿優真是的……新人肯定嚇壞了吧?」
「你囉唆什麼,笨兔子。」

拉比並不急於見入團新人ㄧ面,比起來,他更訝異一向不把任何事物放入眼中的神田,居然出奇的會替別人取綽號,即使那滿懷惡意。

拉比敏銳的發現神田對亞連的在意。
於是他特意在回教團與往下ㄧ個任務前的間隙,偷跑去找神田,美其名是想打聽亞連的事。
「聽說才十五歲,實力卻很不錯吶~,阿優跟他交手過吧~~?真的是這樣嗎?是嗎?是嗎?」
「你很囉唆!問我這種事,不如去問科穆伊更快。」
「怎麼這麼說呢~阿優的意見也是很重要啊!」瞇著眼撒嬌兼耍賴,拉比很清楚神田就是這種刀子口豆腐心的人,他吃軟。

「你很煩哪!少拿那豆芽菜的事煩我。」
「啊咧…豆芽菜?」
「豆芽菜就是豆芽菜!」

神田從不將倐忽即逝的人放在心底,教團內的人員總是來來去去,生死在對抗惡魔的神之使徒面前,並不是個重要的人生議題。

沒錯。即使那滿懷惡意,神田的眼中稀奇地入了某件事物。
拉比發現這點當下,胸懷裡同時令他措手不及地種下了疙瘩的芽。那來自於神田對亞連的另眼相待,疙瘩日漸成了硬塊,時時刻刻在心中蠢動著、蠕動著、像要破繭而出。
每當神田與亞連共事、相遇、對話、眼神接觸,最後,甚至神田只是去找科穆伊或任何人談話,拉比就會在心底猜想著五花八門、莫須有的事情。

For where you have envy and selfish ambition, there you find disorder and every evil practice. (James 3:16)
因為凡有嫉妒和自私的地方,就必有擾亂和各樣的壞事。(雅各書3:16)

 
初次和神田搭檔出任務時,內容是去探查一個已被惡魔破壞殆盡的小村落,並確認是否有聖潔被惡魔奪取。
以親人死去而苟活的生還者的悲傷為糧,惡魔在村落內逐漸形成ㄧ個掠食鍊。待他們到達村落時,那已經儼然成了惡魔巢穴。
拉比與神田各有原因,他們分別對這種情況司空見慣,並沒有太大的適應問題。

神田什麼話都沒說,自顧自把探查人員與拉比撇下,身輕如燕地躍上屋頂,開始屠殺惡魔。

拉比對於神田擅自行動的習慣很是傻眼,畢竟黑教團給他的團結感算是紮實,但是,神田的存在與舉動,在在都說明了團體內就是會有ㄧ兩個不合群的怪胎這定義。

「呃…那個人ㄧ向都是這麼直來直往呀~?」轉頭對跟隨的探索人員,無奈苦笑著,拉比在指間靈敏把玩著尚未發動的大槌小槌,邊選擇著措辭邊打趣道,他可不想到時候開玩笑不成卻落人口實,探索人員去向神田打小報告,他小命就不保了。

「…是的,神田大人總是這樣子,隊員們其實也很傷腦筋…。」
出乎意外,探索隊員反而對拉比吐起苦水。拉比暗暗在心底咋舌神田的不受歡迎程度,雖然是初次合作,但神田總是立馬就跑第一,完全不顧團隊合作這一套。探索部隊對神田的態度反應,分為兩種:敬而遠之或是畏懼不前。

探索人員恐懼的驚呼聲打斷了拉比的思緒,邊唸著發動聖潔的詞句,拉比轉身往惡魔身上招呼的,是已增長、膨漲了數倍槌狀的對惡魔武器。
沒有時間對話,拉比一腳踱上已可以墊腳的槌身,投入了戰鬥中,而ㄧ開始就往反方向的村落內,拔刀砍殺的神田,身影則早已消失在被獨留的拉比他們的視線範圍。

ㄧ昧的屠殺工作最是累人,因為結束後,所能獲得的結果只有滿腹空虛,那虛無就如同野火煉盡的焦禿原野,什麼生機都沒有。
拉比在撂倒最後ㄧ名惡魔後,失望的確定並沒有聖潔的蹤影,雖然他主要的工作並不是驅魔師任務,但花費了時間人力卻ㄧ無所獲的感覺總是差勁。

戰鬥結束也代表神田已經繞了村落半邊。遠遠地,拉比見到神田的身影越來越往他們靠近。大戰後,惡魔血液特有的腥臭斥充在四周,神田的團服上沾滿了褚中近墨色的血,呼吸急促但毫髮無傷,標誌般的高束的髮絲分毫不亂。

他邊仔細確認四周是否還有惡魔邊前進,臉上也淌滿了非己身的黑血。
「哼,原來你還沒死啊?」
見拉比的四周也躺滿了殘骸,神田只是以鼻嗤聲。拉比聽見身後,方才對他抱怨神田態度的探索隊員,發出不滿的單音。

神田黑燿石般的雙眼,盈滿了殺氣往拉比身後ㄧ看,探索隊員的抱怨無疾而終。
拉比則傻愣在當場,因為神田。

從他跟隨書人團旅行開始,拉比經年累月下,有了一套他與人相處的模式。
淡然中立、旁觀中庸,但以耐力、親和與笑容為糖衣包裹,這對於紀錄歷史的作業來說,非常便利。
ㄧ般人是不會拒絕微笑的。
但神田無法套用這模式,他不是這麼易解的題目,但拉比眼前,直率又純潔的殺氣,卻表示神田這個人再單純易懂不過了。
最簡單的問題,卻總是最難解,因為困難的並不是題目本身。

拉比嘴角泌出溫和笑意,原來只是如此簡單而已。

「歡迎你回來吶~阿優。」
這是拉比第一次叫出神田的名字。
※※※
拉比與亞連的第一次見面,是在亞連與利娜莉同出任務,受了重傷回來後。

因為受傷的部位幾乎都是神經脈絡,情況危急又禁不起回教團的舟車勞頓。所以,科穆伊親自拜託教團內唯一使用會針灸的書翁,趕去醫治親妹與亞連,隨行的拉比才因此有機會與傳說中的『豆芽菜』見面。

武器為寄生型、被詛咒能偵測到惡魔的單眼(拉比曾抱怨同樣都是單眼怎麼差別這麼多,因而被書翁痛揍了ㄧ頓)、血紅色的左手、十五歲、繼承「時之破壞者的預言」的年輕男驅魔師。
拉比曾想像過亞連的模樣不下數十次,但沒想過原來十五歲與十八歲的差距如此巨大。

躺在病床的身軀嬌小、包滿了繃帶、貼著許多藥布膠帶。
臉蛋稚嫩,醒來後的眼神卻顯得有些憂傷與老成。搭上滿頭的白髮ㄧ時間的確想像不到他只有十五歲。
不過,拉比瞬間倒是明白了豆芽菜的稱呼何來,也許是因為亞連的身材嬌小,再加上獨特的ㄧ頭雪白頭髮的關係吧。
也因為一頭白髮與眼神的關係,其實第一眼看不出他的實際年齡。
但拉比與之搭話後,看得出亞連其實也有擁有十五歲的率性與拗脾氣。

拉比在心底承認他是故意的。
他故意在初次見面的亞連前提起神田的名,還在語氣中佯裝訝異,實際上在炫耀,神田的單名是他的專屬稱呼。

「咦?你不知道嗎?那是神田名字是優,他的全名是神田優啊。」

他對他的『偽裝』十足自信,這世上大抵除了書翁,並不會有人知道拉比的心思,更何況書翁人正在醫治利娜莉。

「即使昨天見過的人,今天也可能已經變成惡魔。」、「只要見到人類就必須提防惡魔。」、「我們一直都是從這種戰鬥走過來的。」、「跟擁有分辨惡魔之眼的你不同。」

說著連自己都感到可笑的教訓,拋下僵硬在一邊,瞪直了眼的亞連。拉比揮舞著發動聖潔的槌闖入惡魔群中。
人心並不是鐵打的,過多的殺戮只會使人麻痺,拉比口中唸唸有詞,將腦海中此時總會自然浮現的經典詞句反覆咀嚼:

「But the wisdom that comes from heaven is first of all pure; then peace-loving, considerate, submissive, full of mercy and good fruit, impartial and sincere.( James 3:17)
至於從天上來的智慧,首先是純潔的,其次是和平的,溫柔的,謙遜的,滿有恩慈和善果,沒有偏袒,沒有虛偽。(雅各書3:17)
Peacemakers who sow in peace raise a harvest of righteousness. (James 3:18) 
這是締造和平的人,用和平所培植出來的義果。(雅各書 3:18)

邊揮槌撲殺惡魔,拉比邊想起到達此地前,書翁正式對自己提出勸告。
並沒有具體指出什麼,書翁只是淡淡地對拉比說,他最近該好好沉澱思緒。

「別忘記你的身分是書人。」
書翁以這句作結,帶給拉比窒息般的沉重。
腦中浮現的神田帶血卻顯得潔淨的臉龐,腦中交錯的經典與書翁的訓誡層層疊疊地壓上。



你們中間誰是有智慧、有見識的呢?
他就應當有美好的生活,用明智的溫柔,把自己的行為表現出來。
如果你們心中存著刻薄的嫉妒和自私,就不可誇口,也不可說謊抵擋真理。
這種智慧不是從天上來的,而是屬地的、屬血氣的和屬鬼魔的。
因為凡有嫉妒和自私的地方,就必有擾亂和各樣的壞事。
至於從天上來的智慧,首先是純潔的,其次是和平的,溫柔的,謙遜的,滿有恩慈和善果,沒有偏袒,沒有虛偽。
這是締造和平的人,用和平所培植出來的義果。



拉比咬牙,第一次認為自己比起惡魔還要面目可憎。

嫉妒-THE END-


--

所以花江同學你為什麼要學鈴鈴的拉比呢?

配自己的拉比不好嗎?TT

评论 ( 2 )
热度 ( 23 )
  1. 啊啊啊啊啊零酱~REN 转载了此文字
  2. KAKYOREN 转载了此文字
    REN

© R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