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N

丟一些自己滿意的短寫。
Pixiv:id=1646957

[聲音練習]貝斯&鋼琴

手指溫柔握住貝斯頸骨,掛著全罩耳機的後腦杓垂下,在一團亂的電線抓出擴音插頭接上。

巴納比問你要彈些什麼?男人側頭,微微笑著對他說:你就直接聽罷,要不了很久時間。

男人將貝斯背帶越過頭勾肩掛上,巴納比喝了一口有點冷的即溶咖啡,等待演奏開始。

調了一會兒音,喇叭播出了一首曲調簡單悠哉的電子流行樂,有些嘶啞的女聲唱著聽不懂的發音過多的異國語言,巴納比索性將注意力放在節奏上。

對方保持微笑,搖晃著腦袋傾聽等待,在一段音節之間屈指撫著弦,左手扁平的指一撥,奏出厚實且穩定拉長的低音,滑入女人的高亢嗓聲中。

巴納比不自覺豎起雙肩,從貝斯躍出的音符緩緩加快速度,巴納比覺得快要微窒時,鼓聲敲擊輕快的速度加入,低音退居背後。

當曲調轉緩時,男人閉眼,腳掌打著節拍,CD內的女人歌聲翻轉著拔高,巴納比看著不住打拍子男人的瀏海輕輕晃動,直到節奏再次讓巴納比覺得需要再次屏息時,男人如同扶著情人頸脖的長指,再次一滑,撥出了悠長的低音。



曲目_東京事變[能動的三分間 BASS ver]



虎徹走進地下室時,演奏正好換了新曲子。

他走向簡易設置的收銀台,畫著濃妝的女人瞄了他一眼,黏著螢光黃假指甲的手收下5元紙鈔,問了他要啤酒還是威士忌,得到回答後,換遞給他一張飲料兌換卷。

人工的霓虹燈光不斷旋轉,當虎徹握著啤酒,擠進觀眾的人潮時,穿插電子混合器的靡靡之音已臻結尾。

燈效也許有人操作,抑或恰好,光源打上了舞台後方,恍如歌手背影的樂團位置。

嚥下淡薄啤酒的同時,虎徹看見鍵盤手是一名二十出頭左右的青年,襯著歌手獨白似的聲音,只有鋼琴聲。

他看著側坐的金髮青年,挪起手,靈巧交替五指,輕點歌曲的尾巴,將餘韻蒸騰、飄浮於空氣中。

虎徹還來不及品味輕脆的尾聲,隨即被喧鬧的歡呼聲淹滅。


曲目_椎名林檎[浴室 Live Ver]



_貝斯:虎徹

_鋼琴:巴納比


评论

© R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