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N

丟一些自己滿意的短寫。
Pixiv:id=1646957

弓與槍 [贈文]

狩雲霄本還以為今天的晚餐有著落了,他跨步靠近剛才一箭命中,從樹上跌下來的獵物。

 

「哎——雖然我本來是想獵幾隻野味,不過,這種荒郊野外當然由不得人挑剔。第一次吃,香肉不知道好不好吃啊……」

「等等等等,我才不是狗!我有名字!銳眼穿楊,虧你事業作這麼大,做人卻這麼沒禮貌嗎!?」

「哦?報上名來聽聽是什麼來路?」

 

摔到地上的金髮藍眸青年,抬起的臉上滿是涉世未深的驕傲神氣,理直氣壯:「咳!腳步站穩了,等會兒聽了可別嚇到,我就是傳說中四海翻騰,驚天動地、名震東離的無雙大丈夫!人稱寒赫的捲殘雲!長……」

 

「狩雲霄。」

「……哈?」

「你叫捲殘雲不是嗎?我叫狩雲霄,不是叫銳眼穿楊。」

狩雲霄把鋼弓掛回背後,伸手把傻乎乎仍然呆坐在泥地上的青年撈起站好。

 

「喔…哦。」

「天都快黑了,年輕人為什麼在這種地方悠來晃去不回家吃飯?」

狩雲霄用一種『現在的年輕人真是沒斬沒節』的眼神,從頭到腳打量捲殘雲一回,說出來的話簡直跟住在隔壁的阿伯叔叔如出一轍。

「誰跟你吃飯?我是為了一決勝負!納命來,銳眼穿楊!」

褚色的雙眼斂縮,狩雲霄面不改色閃過長槍挾帶狠戾氣勢的一擊。

 

他早知道這小子的目標就是他本人。小菜鳥什麼都不懂,五六里前跟著蹩腳的跟蹤一起曝光的殺氣明顯得怕沒人知道似的。見多各種刺客殺手之類的老手,反而撞上這種新鮮貨也是饒有趣味,所以,把狩雲霄將計就計把人引到寒赫郊外,想看看青年到底是打什麼主意。

 

「就問一句,為什麼是我?」

「因為你很有名,打贏你,我就能在江湖上一舉成名!」

 

是了,還能是什麼,當然是江湖。

 

「你倒是很有自信能贏。」

狩雲霄僅僅左避右閃,沒有正面迎擊捲殘雲一招接一招的突刺勾掃。這更加引起捲殘雲的鬱悶,攻擊角度越發越是刁鑽:「這是當然,長弓一旦失去地形優勢,管你是什麼穿什麼楊,我都照扁不誤,呀啊啊啊啊——倒掛金——」

狩雲霄在長槍由半空中重重擊下的那一刻,抽出鋼弓,以弓身巧妙格開槍尖蠻勁,趁對方分神剎那,一腳掃潰小菜鳥還不夠穩的下盤。

塵埃落定,捲殘雲仆街在當場。

 

「好了,打也打完了,再不回去,天都要……」

「大哥!!」

……哈?

「好強啊!真的好強!狩大哥!」

誰跟你大哥!


狩雲霄無言看著面前雙眼閃亮、五句話有四句裡都帶著驚嘆號的嗨咖,心想剛剛那一摔,那小子該不會把腦子也摔壞了吧?


(接 續 弓與槍)

评论 ( 2 )
热度 ( 20 )

© R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