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N

丟一些自己滿意的短寫。
Pixiv:id=1646957

兄弟

平野領頭踏入玄關,從三条大橋回歸的人除了秋田和前田有些擦傷外,全員都帶著不少戰場撤回的塵土。

和之前一樣,這一次下橋後的骰子投擲權由兄弟們猜拳決定,他們五人又輸給博多了。

「大豐收──大豐收──。」博多一路不嫌重捧著資源進門,還哼著小調。大將那條以資源換取零用錢的規矩,讓藥研在第三次博多帶著隊伍拐彎回家的時候,開始懷疑起弟弟是否在擲骰的時候用了詐賭的手法鑽政府的漏洞。

 

「『六面骰才不是運氣,那叫博弈!』吶,還記得博多曾這麼說過嗎?雖然我不太懂搏藝是什麼體技還戰術的,藥研,你告訴我,那傢伙鐵定是耍我們和大將對吧!」

厚在背後嘟囔著,他最近在夜征時肢體逐漸馴從,對戰鬥得心應手後,既使經驗沒其他兄弟多也能連連得譽,所以在三条大橋的合戰場內不能多討伐幾場這讓他很是埋怨。

 

「可能像你說的…,但比起資源,今天的收穫對大將來說應該值得廣發一次點心或零用錢吧?」藥研回頭看著走在最末端,滿腦子因為新肉體、新環境還暈暈忽忽的膝丸說:「這陣子大將編隊尋你很多次,還請髭切老爺當總領或者隨隊,而他每一次都很乾脆答應了,我相信他等一下會很高興見到你。」

「兄弟嘛──走吧,我帶你去見他。」厚咧嘴笑著,跟藥研一起看著那位擁有嫩綠髮絲的太刀一瞬間露出欲哭的表情。短刀兄弟心有靈犀地互點過頭,厚就先牽著膝丸的手帶他去找髭切了。

 

「藥研哥。」弟弟的聲音出現,藥研見到仍是滿身煙硝的平野走來他身邊:「主君指示我與您交接近侍任務,第一部隊的成員編排照舊、並擔任今天的守夜任務。」

 

「嗯,知道了。」

藥研微笑摘下他的帽子,「快和兄弟們去更衣休息吧。」聽到這話,一向不喜形於色的平野褪去矜持,他換上放鬆的表情、才想起什麼般對藥研問:「主君還要我轉達今晚要請您跟山姥切先生一起去找他說故事。」

 

「故事?」

「是。要山姥切先生先點上燈再過去,所以我想不是急事。」平野露出好奇的臉:「難道主君對鄉野奇談或鬼怪魍魎有興趣嗎?」

 

初夏晚風透過竹簾縫隙清涼地捲入帶出白天的殘暑,風鈴叮鈴噹啷。

藥研想起近一年前那事,才驀然發現,現在熱鬧許多了。

--

本來要寫"明應九年四月九日"(兼周年賀文)的續篇,但是發生了無法開心起來的事情,最後也寫不出來,一起作罷了,上面是殘骸( = 撈刀實況)

我家是哥哥先來(挖到信濃的當天讓他去三条大橋一趟,打一次警察就掉出來了),因為本來對源氏刀沒上心,結果哥哥一來我只好開始拼命撈弟弟,幸好在某次平野當隊長去打橋的時候弟弟找到弟弟

我家短刀們果然是天使,我家稀有刀(ex明石)大多都是他們帶回來的...

我很晚才開始練厚(niki則已經滿等一陣了),這次源氏兄弟掉落他們都在場,理所當然要塞進我家大將組(心)

我個人是髭膝,拿到後才發現阿尼甲真是我的菜w

评论
热度 ( 8 )

© R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