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N

丟一些自己滿意的短寫。
Pixiv:id=1646957

同人写手问卷(兔虎答案卷)

甜水屋:

1.挑一对写过的本命或墙头CP来做这个问卷吧。

T&B 兔虎

2.你在这个圈子发文用的ID是?

燁烆

3.回忆一下自己写过的所有这个CP的同人,分别总结一下你喜欢用来描述CP二人的词语?

老虎:瞇笑的眼尾是下垂的(覺得這種老人(60-70歲的話)對我來講很有親和力,希望老虎可以成為這種理想歐吉(毆))

兔子:笑得最開心的時候,翠綠色的眼睛是彎月狀。(我個人對美女的標準(毆)原來BBJ嬌兔模式對我來說也是大美人。

我好像從以前就特別喜歡描寫角色的眼睛,上面是描述狀況,不是文內寫的句子XD

4.写过的文中,你认为最能体现自己CP观的一段话是?

兔虎的話是,『孓然一身的巴納比獨自一人,步履搖晃著走到現在,他對巴納比伸出了手,要求他的信任。

  替他掛上了牽絆的重量,嚐到陪伴滋味的巴納比,開始理解何謂孤單。
  接著,換巴納比對他伸出了手。

  可是。
  虎徹還是垂下了眼角,他沒有忘記小楓還在房內。
  無名指的戒指,也仍舊堅硬地套牢在皮肉之上。

(by暖彩)看完25集一次把這篇文的初稿飆完時寫的,文的尾巴是HE~

我是虎友成立前提的兎虎派,不過平常不太寫到兩人以外的內容就是了。

5.贴出写得非常顺畅又满意的一段。

我必須很自豪說2011~2012幾乎都沒卡過T&B文(爆)只要卡住我就一個字都別想寫了。反而有生以來第一次被自己逼到不寫出來就沒辦法睡覺...會死的真的。(毆) 13年開始調身體的弱咖。


最近常做妻子友惠去世前後時的夢。


  當友惠去世時,虎徹也感覺到跟現在相同的恐慌包圍全身。

  原本恐慌一度消失了。是因為妻子最後的遺願,讓虎徹暗暗決定,將剩餘的生命用來守護她的願望跟小楓,才能將這份感覺壓抑、並且扼殺去除。


  沒想到失去髮妻、割捨了陪唯一女兒成長的時光來成就這份工作,到頭來也無法持續,那麼,生命的意義究竟剩下什麼。

  『也許無法再隱瞞下去,我該怎麼辦?」

  終究,他只能將一切,膽怯又懦弱地壓縮成一句話,以黑墨刻在白紙之上。』(by疼痛由愛而生_那些說不出的話)

↑我差點要被官方這段痛死囧


6.贴出反反复复修改很久才满意的一段。

他第一次說出這種話後,虎徹氣紅了眼揍了他一拳,接著顫抖著肩膀,用力以戴著婚戒的手密實壓著他的拳頭。

這是巴納比第一次老實地在心底偷偷佩服虎徹的修養。他知道,如果今天他不是他的搭檔,光憑他敢用這種扭曲的意思侮辱這男人心底最在意的事情之一,就有足夠的理由能讓他直達地獄,找馬貝里克再繼那虛偽的父子關係。

可是他想看到、想知道男人的想法,想知道這大叔對他不只是膚淺的疼愛而已。他想得快發瘋,因為虎徹從來不說。
所以,即使手段玩火也無所謂,反正就算打起來,他的戰鬥優勢也從來不是力道。


直到這次,他怒極反笑地把相同的話又滑出嘴邊後。年長的男人站在他面前,毫不動搖,表情就像看著小孩無理取鬧要玩具的父親。


巴納比有時恨透了這樣的虎徹。 』

(by滯留情感) 底線部分是最後一次修才增加的(中間放了很久)


7.贴出你认为角色性格写得比较贴近原著的一段。

呃...(抹臉)

我想,我也許還需要一些時間重新習慣,習慣單獨一人的時候。不過,一定不會有問題。

虎徹先生,很抱歉讓您延後了回家的時間。您的女兒是個聽話的好女孩,在你對她表示要待到我出發後才回去時,她的小臉流露出了依依不捨、令人心疼的表情。

我當下有股不敢說出口的罪惡感,那讓我覺得那表情,像是指謫我搶走了她的父親。

接下來的日子,請盡量多陪在您的女兒身邊。姑且相信我一次,身為子女,父母親能陪伴在身邊一起生活的時光,一定是比什麼都快樂的事。

我想要成為更加接近虎徹先生的人,想要與您並肩而行,因為,現在只能夠看著您的背影。

結束這趟旅行之後,我會去找您,我想要親口告訴您......請先容我暫時保密內容。我已經開始覺得寂寞,過去自己一人渡過的時光,加起來的寂寞竟然沒有現在剛與你分開的強烈。你大概會說年輕人真沒耐性吧?

(by Mr.KTK) 老實說我覺得老虎非常難寫,兔子對我來說比較好抓一點...點。

8.贴出“我知道OOC了但我OOC得很爽有本事你咬我啊”的一段。

看到這題,我森森感到這問卷根本為我量身訂做!(鬼扯)

OOC又不犯法\Q皿Q/(血淚)

(by異國零)以下r-18而且是抹布虎不喜請跳過


吞嚥口水潤澤乾渴的喉間,男人從虎徹身下抽出身體,跨上因忍著情動而氣喘吁吁的虎徹腰間。眼皮底下,翻正身體的虎徹躺壓在他送的紫黑色襯衣之上,咬著燥紅唇瓣盯著房間一隅,眼神卻迷濛而渙散,月光照亮了敞開的深黑衣襟,末端的藤色夜櫻繡紋,包裹並糾纏著虎徹淺褐的肌膚。

男人對這景象看得入迷。


對方分明是個和他年紀相差無幾的男人,跟普通的嫵媚陰間不同,蓄著不修邊的短鬚便罷,連腳毛也長得不解風情的茂盛,可是......。


「喂,還沒嗎?」

虎徹帶著不耐的低啞聲線打散了男人正蓬勃發展的心猿意馬,微抬下顎表達他的不悅。他從擠壓扭曲的衣襬內抬起了赤裸大腿,指掌踩上男人的光裸腰腹,再下滑至長著漆黑陰毛的男性。虎徹惡戲地動了動腳趾,帶著小痣的腳掌心下一刻就就被男人一把擄住。



9.出于恶趣味而写的一段。

「不行,解開就不作了。都說了你到時候再看影片。想看現場;又看重播,人生哪來這麼輕鬆愉快,年輕人。」

「可是,我覺得自從遇上虎徹先生,我的人生際遇一直很輕鬆愉快。」

虎徹差點把保險套戴歪。

(by他日)我覺得戴歪很好笑,可是我笑點怪又很低所以有先貼給友人們們看過,都有笑我才安心了(毆)

小兔子是小時候父親對巴納比的親暱愛稱,巴納比聽母親說原因好像是出自他小時候最常穿的嬰兒服造型,恰好是小崽兔的緣故。

但長大後,因為連在同學前都被無神經的父親這麼叫,巴納比和他大吵一架,父親才端端正正改叫回他的名字。

『不過那個人有點覺得寂寞呢,因為都是他最疼愛的小兔子去叫在沙發上睡覺的他起床嘛。』

幫忙母親準備晚餐時,巴納比曾聽過這麼一段小故事,被這麼一提,巴納比也模糊想起,小時候叫醒父親時,父親會對他露出十分傻氣的溺愛笑臉,用笨蛋父親的語氣叫著他:把拔起來了,小兔兔──

啪幾。

好像有什麼碎了。

(by我的衣服才不要跟把拔的髒內褲一起洗呢(輕小說風))

就那個...家庭設定的腦洞文→.→

10.文里对本命CP以外的角色的描写最满意的一段。

坐在巴納比對面的內森驚訝地伸手半遮張大的嘴,連連發出了不敢置信的呼聲。

「討厭,帥哥你真的很過分,這種事幹嘛要單獨約人家出來問呢?害人家以為帥哥找我約會,還特地精心打扮了一番呢~。」

不像往常坐在吧檯,而是店內的角桌,讓內森原本高昂的情緒,在聽了巴納比找他的目的後直線低落。

點了藍色瑪格莉特。內森嘆了口氣,將鹽捲入嘴裡後,嘟唇喝乾了他的龍舌蘭。


見內森接著只是啜咬著檸檬果肉,遲遲沒有說話,巴納比開始有些坐立不安。

瞥了瞥巴納比為難,還有因為剛才的問題開始泛紅的耳廓。唇角微勾,在巴納比的眼神又跟他對上後,突然給他一個過於親暱的笑容。


「不過,既然帥哥都開口了,不告訴你豈不顯得人家小氣。」

點綴了銀色尖端的法式指甲順了順頸邊的皮毛,內森的豐唇勾出妖豔又性感的笑弧:

「要怎麼跟年長的對象做愛,才會讓他舒服。這有很多方法......那麼,首先你想要知道什麼呢,小帥哥......。」』

(by他日) 火姐大愛\QDQ/

11.把自己这个CP的第一篇与最近一篇同人分别节选一段。觉得这期间自己对CP双方的看法有什么变化吗?


練筆的不算,抓比較正式的出來。

「欺負了你,抱歉哪,小兔子。」

  虎徹盯著巴納比的琥珀色眼眸,一瞬間流露出歉意。

  伸手拉拉帽沿,虎徹才邁出步子跟上搭檔。』(2011 by愛是盲目)

↓↓↓↓↓↓↓↓↓↓↓↓↓↓↓↓↓↓↓↓↓↓

「兔子……兔子……」

吶,到底該怎麼辦才好?兔子。
就算離開你,大叔也只能繼續愛著你了啊。

恍惚間,虎徹的腦海又浮現了巴納比的臉龐。當每次叫喚他時,那雙討人喜愛的綠眸,必定對他回以微笑。
』(2013 by不可自拔)


...差在哪裡太明顯了腫麼辦......;;;;;

我寫著2011的那篇時腦子就一直想著2013的東西,老虎真的很難寫所以我只寫成功一次這種老虎單箭頭...而且還只是順著官方走才成的......我是不是被官方玩弄在手掌心上...;;;;;(腦補過頭)


12.最喜欢的开头。

在自然界中,人類的能力太過渺小。奔跑快不過羚羊虎豹;力道大不過象或獅熊,又古老又千篇一律的人類進化史,都說明了人是由靈長類緩慢進化而成。而世間仍舊存在各種猴類,也許人類只是崽猴中一部分的突變而出吧?


“NEXT”就如同這種道理的存在。


進化

改變

變態


不再跟群猴相似的靈長類,聚集起來,離開寬闊自然,開始散居、繁衍。

看似獨立壯大,其實只是背棄了源頭;或者被源頭所背棄罷。


若基因記憶腦部無法長期留存的記憶,那麼,恐懼變異,自然會出現在身體反應。縱使腦部一直告訴心理這與倫理悖逆、與道德無關。


NEXT起初並不被人群所接受。

NEXT覺醒之後,因為類型差異,有些人的身體狀況會開始改變,那算不上是很好的改變。控制得宜前,也需要付出一點犧牲。


況且,一旦在眾人面前展現過與凡人的差異,親朋好友或者血親配偶,也許都會有人對此排拒或厭惡,甚至產生歧視的觀念。


人類太過渺小了,所以無法離開群聚,獨自生存下去。悲傷、孤單、寂寞等精神影響,會讓一個健全的人類自我毀滅。

接著,為了保全精神、保護立場,謊言自此產生。

(by黎明之前) 充滿了我愛的濃濃中二臭 : P


13.最喜欢的结尾。(之一(喂))

如血管嗶啵斷裂的電線被循環液浸濕,泊泊流淌在H-01下身的景象,看起來跟H-01在他床上高潮射精沒有兩樣。


靜電透過循環液,刺痛地緩緩麻痺著Barnaby的肌肉,但眼前景象讓Barnaby總算微笑讚許,忍不住捧起H-01的臉,親吻它的鼻尖。

B=蛇兔

(by KISSx蛇兔黑虎) 親鼻是嬉鬧,海膽桑麻快樂的遊戲時間(安定的中二臭)


14.完结的文中BE多还是HE多?为什么?


HE,我還沒寫過一次BE成功過。(很孬的承認很容易被讀者希望牽制)


15.没题目啦!那么就对你爱的CP说一句话吧。

(新劇場版)BBJ你不要老虎的話我要了! ←下一秒被虎廢圍毆


以上  燁烆

评论
热度 ( 1 )

© R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