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N

丟一些自己滿意的短寫。
Pixiv:id=1646957

喊破喉嚨也辦不到哭泣+手

1.[喊]路貝,下文有一點點點路人貝(的暗示而已)

是4年前完成的年上組合本文,因為是有出實體本的內容(差不多3萬字),所以不會有全文出現。←這點請特別注意。


2.[手]路貝路

是修羅時因為內容太苦逼拿來自己放鬆的短打,路奇諾是個有性感聲音+性感費洛蒙+性感床技+性感的帶子鰥夫過去(喂)的優雅紅燒獅子頭啊~~,如果不是YUSA配貝嚕喘得很讚我幻肢硬我就是貝路了(喂)

句子的通順我有偷改一點。










【第一章】

 他告訴自己,『一切都是為了CR:5』。


  貝爾納多在一個陰雨天來到了狄凡市長的辦公室。

  留下部下在門口等,市長祕書引領他順利進入辦公室。貝爾納多露出溫文微笑,跟等待他一陣的市長交換頰吻。

  「久疏問候,市長先生。」被黑框眼鏡隔絕的眼神,還是老樣子使人讀不出貝爾納多的心思,市長點了點頭,請貝爾納多在真皮製的沙發上落坐。

  貝爾納多雖然只是CR:5內的年輕幹部,但市長並不敢輕忽慢怠。何況,他並沒有忘記,能在前一陣子的市長選舉高票獲選,也多虧了貝爾納多一通電話命下,告知情報網的所有擁有投票權的人員、家族的黨員們,將狄凡市近三分之二的票全留予他的功勞。

  同為義大利移民後代,在他數十年的政治生涯內,跟CR:5有過不少的合作關係,CR:5將他推上了政壇生涯的高峰,他替CR:5壯大聲勢。


  「近來可好?貝爾納多。」市長開啟話題,表示自己了解貝爾納多的來意,有事他大可一通電話打過來交代,既然會特地動身過來,也就表示有什麼是貝爾納多希望秘密進行的事情。

  貝爾納多端坐著,像個禮儀良好的富家子弟,透過眼鏡鏡片,綠眼直盯盯地看向對方,與眼同色的柔軟髮絲披肩,一身正裝卻姿態慵懶。貝爾納多看著市長好半晌才啟口:「恭喜您順利連任市長,我謹代表CR:5致上祝賀之意。」


  冬雷隱隱作響,地面上先是一點一點的濡濕加深,就像貝爾納多第一次在清晨看見自己的被單上斑斑的夢遺痕跡。直到玻璃窗的另端發出叮叮鼕鼕的敲打聲,貝爾納多才發現又下雨了。

  市長點燃菸的打火石摩擦聲在靜謐的室內響起,貝爾納多抬眼看向市長時,正巧他吐出了幾口煙圈。

  窗外持續加重的雨聲泠泠,跟正開著暖氣的室內相差千里。冬季降雨總讓貝爾納多想起以前常聽父母親說狄凡市的氣候,似乎跟他的祖父母出身的南義大利十分相似,但身為第三代移民的他,對此充滿緬懷性的話題,並沒有太大的興趣。

  他從以前,滿心只想著要怎麼脫離血統所延續的貧困。


  「我想條款最快能在一個月內通過,到時候CR:5要從市內運出那些東西,應該輕而易舉。」又抽了一口菸,市長雲淡風輕地說,貝爾納多只輕輕哼笑了聲當做回應,低頭將他的黑領帶整好。

  將菸蒂捻熄,目光順瞥向小桌上的酒瓶,指尖輕撫當初托路奇諾走私帶入的威士忌瓶身,市長忽然一問:「噢對了…路奇諾…我還會有機會見到他嗎?……對他前一陣子的不幸,我深感遺憾。」

  「…畢竟妻兒剛過世,由於首領體諒,所以他的工作目前暫時由我接手。」

  「是嗎。」聽不出語調內的情緒,市長默默看著穿上大衣外套的貝爾納多,直到見他將涼綠的髮絲也攏進領口。

  貝爾納多對市長頜首:「祝你今日愉快。」

  「你也是。」市長瞇起媲美拍攝輔選海報時那親和力十足的微笑,目送貝爾納多離開。將視線從 闔起的門口挪向剛剛貝爾納多落坐的沙發,聽著雨聲,市長又露出微笑。


  貝爾納多步出市政廳後,下屬的座車早已備好在門口等待許久。拉開車門,鑽入後座,將隔音窗關上後,貝爾納多將自己陷入椅墊,並且從肺部深深的吐了一口氣息。

  接下來他必須回到自己的崗位上,替路奇諾指揮部下去固定巡視地盤才行,否則GD那派的黑道,必定會趁機蠶食他們所好不容易鞏固的勢力。


  CR:5和GD的對立,從貝爾納多出生前早已開始。新大陸吸引了想掙脫腐壞過去的人群蜂湧而至。海的對岸有溫飽、富裕、希望,那是能新生般脫胎換骨的夢想之地,貝爾納多的祖父母那代,隨著移民群來到了美國,在狄凡市落葉生根。

  黑手黨從義大利漂洋過海,在今日成為CR:5這個代名詞。而GD則是狄凡市在CR:5駐入前勢力最大的美國黑幫。

  『先來後到』所產生的排他與對峙,可以說是形容CR:5與GD的最好詞彙。從兩方對立上的那一刻開始,衝突與摩擦不斷,就是不產生磨合。經年累月持續地產生大小鬥爭,而前陣子不久,CR:5與GD又重演迴圈歷史,再度爆發一場械鬥,規模之嚴重,更讓剛成為新幹部的路奇諾失去妻子與女兒。


  看見細雨綿綿的窗外,路邊光景越來越熟悉,貝爾納多將思緒從回憶剝離,下車後就抬步回到擺滿電話的辦公室。那一具具通話器,代表了他升上幹部後一步步替CR:5佈下的天羅地網,情報網隨著規模擴大,產生效用也越來越明顯,GD的多次火拼都因為被貝爾納多竊聽,得以讓CR:5事先預防或攔截,使得最近GD的挑釁動作遽減,首領還曾因此大力地誇讚了貝爾納多一番。

  貝爾納多打開門,此起彼落的鈴聲就不斷的在耳邊響徹,直到貝爾納多坐下,手指挑起路奇諾專用的話筒後才消失。

  「是我。」

  話筒另一端,隸屬路奇諾的部下聽見貝爾納多的聲音後,明顯安心的聲音,回報貝爾納多照常完成狄凡市的巡視。

  貝爾納多很清楚路奇諾部下的不安,是路奇諾已經曠職多日所造成的結果,因此他更加咬穩了聲音,如他每天與人通話時展現穩定魄力。

  路奇諾是首領親自欽點負責地盤鞏固等向外事務的幹部,雖然在眾幹部中年紀最小,但其身分特殊,一家人與首領的親密來往,使他天生在家族中發言的分量也不亞於其他長老,在CR:5裡是舉足輕重的男人。

  而這樣的路奇諾卻已經連續多日『曠職』了。他一厥不振,將工作像扔垃圾般,輕易地拋到一旁。

貝爾納多雖然能體諒其心情,但平白加重的工作量與路奇諾不負責任的態度都讓他暗暗氣忿在心。


  「嗯,照常…明白…拜託了…。」將話筒枕上肩頭,貝爾納多提筆在紙上草草畫了一個L字樣,立即將路奇諾部下所回報的事項列出,另一手接過剛才外出時,留守的部下代替他接聽的紀錄紙張。

  即使再怎麼地加快處理動作,各種音質不同的金屬聲響還是催魂般地持續不斷,貝爾納多漠然地貫注精神,將感覺集中於耳朵,分辨出現在的來電者各自為何者,大腦想著應對,而嘴巴簡短回答正在接聽的問題。

  貝爾納多馬不停蹄地一一處理手頭工作,當電話們暫時不發出催促,貝爾納多習慣性地一抬頭,才發現窗外的雨不知何時也停止了。


  「已經這個時間…你們先去吃晚餐,不用留人了。」貝爾納多的部下對他點頭,其中一名立即起身離開,貝爾納多看著另一名打算留守的部下,正要開口要他也去吃飯時,被叩門聲打斷。

  貝爾納多回應,當門打開後,探頭進來的人先露出燦亮金髮時,貝爾納多一開始還以為是自己餓到雙眼昏花了。


  「歐魯托拉尼先生,亞歷山卓閣下請您過去。」首領的部下微低頭,彬彬有禮地請貝爾納多到另間辦公室。


  「啊……吉安…」

  「歐魯托拉尼先生?」

  家族成員疑惑的表情讓貝爾納多醒神,吉安現在正在監獄裡蹲著呢!要出現在他的面前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他乾咳了聲,回答會立刻前往後,改吩咐屬下留守,等出去的人回來後再行換班。

離開辦公室的貝爾納多,站在長廊上暗暗嘆了口氣,決定與首領會唔後,也先去吃飯。


  從餐廳步出的貝爾納多吸了口冬夜的冷氣,他在心底咀嚼著首領方才交代他的事情──將不見多日的路奇諾找到,並帶回組織。

  要掌握對方的蹤跡並不難,對貝爾納多的情報網而言,要掌握人的動向到股盤的漲跌動靜都能做到,要帶回路奇諾,非常簡單。貝爾納多現在就可以帶幾個屬下,前往風見雞館抓到人。

只是問題不僅如此。


  硬質皮靴的扣咚聲迴響在靜謐的深夜,因為身處CR:5的勢力範圍,所以沒讓部下出來接他的貝爾納多豎起耳朵,抿著唇,注意著周圍是否有除了自己腳步聲以外的不明聲響。

  四周一直很平靜,讓貝爾納多反而冒出違背心底的不希望,期待危險的想法,貝爾納多一意識到他在想什麼後,不禁笑著苛責自己的胡思亂想,如果現在真發生什麼,可就真的不是空想些奇怪思緒可以解決的嚴重了。

  眼前已經可以見到組織的建築物邊緣,貝爾納多放鬆了緊繃的神經,正要快點回去時,右後方就被一陣衝擊力撞上。

  從軍時的經驗在身體還留有印象,貝爾納多不知道背後究竟會是利刃或鈍器,只是順勢滾到一旁,手腳不含糊地從西裝外套裡袋抽出槍枝,槍口對準衝擊來源。


  結果槍口對準的是星光點點的子夜。


  貝爾納多握穩手槍,掃了附近幾秒,終於發現地上有個隆起的黑色物體,髒破的小巷內有數只木箱,剛剛的衝擊似乎也破壞了它們,斷裂的木材散佈在物體周圍。

  貝爾納多小心翼翼地靠近,微弱的月光擠入巷內,讓視力稱不上好的貝爾納多覺得辨認吃力。試探性的踢踢隆起,一陣鼾聲傳入了貝爾納多的耳中,同時間,貝爾納多聞到了一股嚴重的酒味。

  在禁酒令施行的現今,一般人要喝得酩酊大醉還得需要本錢或門路。

  如果是GD的醉漢,那可就真的有趣了。邊這麼想,邊笑著蹲下伸出左手,毫不在乎對方是否會受傷,將人給用力翻過身。

  雙眼透過眼鏡確認到底是誰能醉得如此誇張,當貝爾納多第一眼看到路奇諾的醉得忽暈又悽慘的俊臉後,到底忍不住爆出大笑了。

(第一章 完)




當從路奇諾手上接過單據,原本雙眼緊盯報表的貝爾納多愣了一愣。


「怎麼了?」路奇諾拋來一句。

貝爾納多扯開一抹想轉移對方注意力的笑,乾著聲音說:「沒什麼...,我只是想你的手保養得真好。」

修長的筋骨,被軟韌的肌肉、柔嫩的肌膚包裹住,只憑指尖相觸,差點要誤認成優雅女仕的手指。


「那是當然的吧!攙扶女士時沒有一雙讓人握得舒服的手,怎麼行呢?」

在沙發上交疊雙腿,姿態優美的路奇諾,一手還端著冰咖啡,開了話匣。從指甲的適當長度、清潔與護手的步驟等一一如數家珍般,滔滔不絕說起身為紳士的雙手保養之道。


夏天的迪凡十分燥熱,貝爾納多邊應和著路奇諾,邊抓起桌上的彈性髮圈將長髮攏齊想要紮緊。

男性古龍水的香味更濃了些,貝爾納多來不及回頭,手中的髮絲就被柔軟的涼溫大掌接去。


「交給我來。」

簡短的男聲在頭頂響起,貝爾納多索性放開髮圈,慣性地屈起背放鬆身體。

有事任人服其勞的舒爽讓貝爾納多不由得閉眼,躺上椅背後,路奇諾快手快腳地替貝爾納多綁了個高馬尾。


「謝謝。」

「沒什麼,以前愛莉婕常纏著我要綁,看來這雙手還沒忘記。」


見路奇諾聳聳肩,貝爾納多又重新抽起暫時放下的公文。


「真是個好爸爸。」

「這是當然的吧!」


馬尾有些鬆垮地披在肩上,貝爾納多不禁微笑,大概想像得到路奇諾當初手忙腳亂替女兒綁頭髮的畫面。


路奇諾坐回自己的沙發,悠哉悠哉地替自己又倒了杯咖啡。

(完)

评论
热度 ( 5 )

© R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