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N

丟一些自己滿意的短寫。
Pixiv:id=1646957

梅雨

藥研和青江一人拿著一籃洗好的衣物走進室內曬衣場的時候,看見山姥切蹲在昨天晾上竿子的整排白色布料下,看著門外的陰陰雨景發著呆。


「哎呀,真是奇遇。」「山姥切老爺,在這裡做什麼呢?」

將蓋住打刀頭臉的被單與衣服掀起來,山姥切抬頭意識到自己毫無遮蓋的剎那,通紅著臉奪走脇差與短刀手中的白布,把自己裹回一個掃晴娘。

「最近,都乾、乾不了……」打刀嚅囁著解釋他為什麼躲在曬衣室內,可是另外兩人並不搭理他,而是一左一右分頭進行他們今天的分內工作。


「啊~山姥切爺是在說這兩天的梅雨吧?大將這一兩次回來時,邊叨念著好熱之後,雨就開始下到現在呢。」

「是呢,就算久久才回來一趟,人類...

2017-06-08

兄弟

平野領頭踏入玄關,從三条大橋回歸的人除了秋田和前田有些擦傷外,全員都帶著不少戰場撤回的塵土。

和之前一樣,這一次下橋後的骰子投擲權由兄弟們猜拳決定,他們五人又輸給博多了。

「大豐收──大豐收──。」博多一路不嫌重捧著資源進門,還哼著小調。大將那條以資源換取零用錢的規矩,讓藥研在第三次博多帶著隊伍拐彎回家的時候,開始懷疑起弟弟是否在擲骰的時候用了詐賭的手法鑽政府的漏洞。

 

「『六面骰才不是運氣,那叫博弈!』吶,還記得博多曾這麼說過嗎?雖然我不太懂搏藝是什麼體技還戰術的,藥研,你告訴我,那傢伙鐵定是耍我們和大將對吧!」

厚在背後嘟囔著,他最近在夜征時肢體逐漸馴從,對戰鬥得心應...

2016-08-18

加州清光

※寫寫朋友家的一軍搭檔(圖是自己家的,內文是友人家的孩子)

※not CP no審神者

※斷刀歷史提及有(無考究單憑印象寫的,BUG有也不會修改,無法接受請勿往下)

※朋友的初始刀是陸奧守


結果同田貫還是背著清光走回家了。


那時候他們還沒有馬匹,出門征討的時間也不會花上一整天。

他們打道回府時,時刻剛過晌午,所以,背著清光的同田貫選擇一條樹蔭多的小路走。


清光斬殺敵人時看上去背影就像厲鬼般可佈,但是,背上身後同田貫有點意外他並不是很重。

總是懶懶散散的青年也毫不客氣地趴在同田貫背後一路哼哼啊啊的呻吟著,腳好痠啊、剛剛那把太刀跩個屁啊還不是被同田貫你劈一刀...

2015-07-30

笑面青江

※老樣子寫寫自己家的事

官方台詞自我流修改有,雷者請特別注意不要往下看了

※依舊有輕微審神者成份(因為跟劇情有關係),非乙女向x3


青江離其他人一步遠,沉默打量現任主人身邊的少年。

「呦!我呀,叫做藥研藤四郎,今天加入第一部隊跟大家一起作戰,請多指教。」


黑髮白肌,臉上的一對紫色眼瞳是孩童特有的圓杏眼形。男孩的模樣和這個據點內的其他短刀沒有兩樣,但是,青江身為第三把來到這裡的刀,他很明白只要冠著粟田口名號的男孩,年紀其實都跟他所差無幾。


但是,那又如何?

除了山姥切等經常一同出征的一軍刀眾,在青江的印象中,在這裡的其他短刀們就如同...

2015-07-28

岩融

※某天內番的手合出了藥研跟岩融畫面的腦洞←

因為只是在寫自己家的事,100%是OOC沒錯

※裡面出現的刀種沒有CP、但我好想被niki的腿纏死^q^(not 乙女)

※還是一樣有稍微提及審神者,但對刀子間的互動沒太大關係

岩融扛著薙刀,露出爽朗的笑容低頭俯視眼前的短刀男孩。


「哦!今天的訓練對象原來是粟田口家的藥研嗎?我很少有機會見到今劍以外的短刀孩子呢~真期待今天你會帶給我怎樣的樂趣,藥研藤四郎呦!」


「我也一樣期待,平常謝謝你對我兄弟們的諸多關照,他們都跟我說過,跟岩融老爺出征的路上總是很開心。」

對薙刀點頭示意後,藥研紫藤顏色的眼睛不慌不忙...

2015-07-18

明應九年四月九日

※雖然內文有嚴重的歷史線但非考據文、而且真的歷史太混亂了錯誤有可能、含大量各處(WB、neta屋、P站、nico、網路上、歷史書)看來的捏他妄想

※第一次寫niki , 其實沒有抓好個性的把握,盡量努力寫出心中的niki了

※給niki的生日賀文 ( 6/9 = 藥研通吉光生日真的很納得...柄ラー吃吃)

※山姥切國廣有登場的原因是因為他是我的初期刀...BUT我等等才要初鍛刀,所以還沒跟他很熟orz 如果之後比較懂他再來修正

※生賀(o 祭品(o , 為了聽說很好鍛+撈的短刀上祭品我也是拼了...orz

※是個織...

2015-06-08

愚忠

※0523對姓名錯字、不妨礙內容的細節修正

※作者沒玩過刀劍

※塗鴉撩撥這段短打的罪魁禍首也沒有(這兩人到底在幹嘛)

※有參考一點點史料的妄想腦洞

※人物的稱呼問題一律省略


  pic  0524撤圖


「等......等等,這樣真的......唔...」

站在主人右後側的和泉守兼定和堀川國廣一起交換了為難與困擾的眼神,但是沒有人敢在鬼之副長研究刑求招數時吭聲過。

身體被五花大綁、肚腹朝上,半吊在大樑下。

長曾禰虎徹又被土方隨手撿的細木棍塞入嘴裡,已經連呼吸都開始凌亂急促。

「唔嗯唔唔──唔方......」

哼哼啊啊的聲音大概是在呼喚土...

2015-04-09

© REN | Powered by LOFTER